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云游魂》系游魂云顶 㚻 云游魂君臣文

更新时间:2020-03-06 00:06:10

《云游魂》系游魂云顶 㚻 云游魂君臣文 已完结

《云游魂》

来源: 作者:兮语 分类:仙侠 主角:秦霓,王姬

经典小说《云游魂》由兮语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秦霓,王姬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折腾了一天,云端算是踏踏实实的睡了一个囫囵觉,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,云端懒得睁眼,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有种喝醉的感觉,全身上下都惬意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折腾了一天,云端算是踏踏实实的睡了一个囫囵觉,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,云端懒得睁眼,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有种喝醉的感觉,全身上下都惬意极了。

“醒了?”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云端猛一个激灵,抬眼一看,繁途嘴角带着笑意,坐在榻前盯着她瞧。“你来干嘛?”她揉着眼睛起床,繁途递了件小褂给她,云端摇摇头,穿着身上的薄衫就起了身。

琼英进来伺候,说:“主子一直没醒,王子在这里等了很久了。”云端一边洗漱一边问他:“有事?”繁途说:“听说你们昨天出宫遇刺了。”琼英小声嘟囔一句:“木衣。”云端说:“纯属运气不好,不算遇刺。”繁途接着说:“然后你们被重王的儿子救了?”“嗯”云端对着铜镜让琼英梳头:“算起来,他应该是你堂哥。”繁途咳嗽一声:“我让人帮你找几个合适的暗卫。”“不用。”云端之前也有暗卫,只是她被流放后,那些暗卫都不知所踪了,也是,他们奉沉帝的命令保护她,也可以奉沉帝的命令抛弃她。

繁途耐心地劝道:“今后你的身份高贵,如果没有暗卫,出入都会有危险。”“啪!”云端狠狠的拍桌子,高贵?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高贵,后来她才明白,她的命贱到别人可以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。从回万朝宫以来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对她又敬又怕,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在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,她在忍耐,她真的已经很努力的在表演一个云游归来的王姬,可是假的就是假的,永远成不了真的。

琼英吓得不敢吱声,繁途望见她眸中的残忍,轻声唤她:“阿姐。”云端深吸一口气,说:“你想找就找吧,只是别再找像木衣一样的人。”繁途点头,从身后拿出一只小小的锦盒,放到云端跟前。云端懒得打开,问是什么。繁途两只手指轻轻拨开小锁,里头躺着一只金灿灿的长命锁。像锁,却又像祥云的形状,底下垂着金链子簇成的流苏,锁身上刻着复杂的花纹,看起来很是新奇。

“长命锁?”云端瞟了一眼:“我用不着这个。”繁途说:“这是我的。”云端看他,繁途笑了笑,眼中缠绕着浓浓地伤感:“阿爹送的,可惜我用不到了。”云端说:“我比你年纪大多了,要死也该是我先死。”繁途笑着替她戴上:“所以这个才给你啊。”云端不想戴,可是心里很不是滋味,沉帝要她死,朝玉贵妃要她们一家到黄泉团聚,没有一个人想要她长命。脖子上沉甸甸的有了重量感,云端的食指抚摸着锁身:“好,我收下了。”看得出,繁途很开心。

他告诉她明日替她选暗卫,云端也答应了。繁途该喝药了,云端让人送他回去。

“琼英,”她叫:“准备纸墨。”纸墨是秦霓端进来的,云端看了她一眼,又看向琼英。琼英说纸墨都是秦霓新领的,都是顶好的南山墨和金竹纸。云端叹了口气,让她们都出去。把自己关了半晌,云端把琼英叫进来:“你知道重王府在哪吗?”琼英摇头,她之前只是一个小丫环,万朝宫的路她都知道,可是亲王的府邸,她怎么可能知道。

“去找木衣,”云端把信交给她:“让他送到重王府唯长风手里。”琼英去了,云端把秦霓叫进来:“我不在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吗?”“回王姬,”秦霓垂首:“清月筑的兰阳妃来过,送了一些礼物,奴婢推说您和琼英姑娘去了繁途王子那里,兰阳娘娘略坐坐就走了。”云端看她:“礼物呢?”秦霓回道:“已经登记入库了,登记的清单交给琼英姑娘了。”云端点头,觉得秦霓心思缜密,办事妥当。

“你是不是比琼英大一些?”“是,”秦霓有些不好意思:“奴婢年岁是有些大。”云端想了想:“我让你出宫吧,像你这个岁数,也该出宫嫁人了。”秦霓苦笑:“奴婢哪有这么好的命,奴婢母家还算是个书香门第,只是得罪了人,落败了,爹娘病逝,只留下奴婢一人,奴婢想着进宫讨口饭吃,倘若出了宫,怕是要沦为乞丐了。”

云端仔细打量着她,问:“你本来就是行云阁的?”“那到也不是,”秦霓说:“王姬回宫以后,管事的嬷嬷们要挑几个手脚麻利的伺候,奴婢就被选上了。”云端问:“怎么选上的?”秦霓抬眸看了云端一眼,脸色微微有些泛红:“不瞒王姬,奴婢偷偷塞了嬷嬷几个碎银子。”

云端似乎并不在意行贿的事,只问:“你为什么要来行云阁?”秦霓见云端没有怪罪的意思,放下心来,说:“正如王姬所见,奴婢年岁比宫里的侍婢要大了些,那些脏活累活奴婢实在是不想干了,想着王姬回来了,能在王姬这里寻一个实在点的活干,总好过一辈子做腌臜的贱婢强。”云端算是听明白了,点头说:“那你就好好留在这吧。”秦霓想着,这就算正式认可她了吧。云端让她下去,秦霓行了一礼,正准备走,云端突然叫住她:“你比琼英大,以后不用姑娘姑娘的叫,就叫琼英就行。”秦霓“嗳”了一声,满脸笑容的下去了。

云端摸摸肚子有些饿了,听见外头有细碎的脚步声,忍不住叫道:“琼英,是不是你回来了?我快饿成干尸了。”琼英跨进屋子,云端嘟囔着要吃的,一抬头就看见了唯长风。“参见王姬。”

他一袭紫袍挽金龙锦袍,腰间束着玉带子,头上的墨玉冠子点衬得双眼幽暗晦明,云端眨着眼睛,她认得他腰间的那把剑!“你怎么来了?”“我正在宫里办事,遇见琼英姑娘,正好来参见王姬。”“哦,”云端点头,又问:“信呢?”唯长风从怀里掏出信。云端刚要说什么,唯长风开口:“王姬不是饿了吗?先用膳再说也不迟。”云端说:“你不是忙着办事吗?”唯长风说:“事情办完了。”“额,”云端严肃的想了想:“那就先吃饭。”

琼英让小厨房做了青笋鸡丝面,云端吃了两筷子,嚷嚷着不吃了。“还不如昨天吃的牛肉卤子面!”云端拉着唯长风说:“什么时候我们再去吃一次?”唯长风顺从的点头:“好。”琼英嫌云端吃的太少,决定亲自下厨做两道点心,唯长风把信打开,放到云端面前:“王姬的意思我明白了,我会立即让人去查。”

信上画着的,是昨日绑架云端那伙人颈上的刺青,云端觉得很特别,所以暗地里记了,想让唯长风查清楚他们的来头。云端问:“说不定他们是某个强大的暗杀组织?”唯长风点头:“也说不定。”云端看他,突然问:“你进宫办什么事?”唯长风看她,眼中有一丝的疑惑。

云端看他有些发愣,摆手说:“不愿意说算了。”唯长风唇角挂着笑:“过两天诸神山的使节要来,陛下命我加强戒备。”“诸神山?”云端问: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唯长风说:“只不过是个地名而已。”云端挑眉:“你还真是一句废话都不说。”唯长风看向她脖子上挂的金锁:“很好看。”“这个?”云端拎起来随意的晃着:“别人送的。”唯长风说:“长命百岁,是很好的寓意。”云端撇撇嘴,未置可否。

两个人静默许久,唯长风突然问:“你没有暗卫吗?”“不知道,”云端说,笑了笑:“应该没有吧。”唯长风问:“王孙贵族都有暗卫,为什么你没有?”云端不想解释什么,索性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唯长风说:“我帮你选一批暗卫吧。”云端说:“繁途说明天他帮我选。”“木衣那样的?”“算了,你帮我选吧。”

唯长风笑了,云端这才发现,他脸上是有酒窝的,只是那样好看的酒窝添在他太过于瘦削的脸上,有点可惜。“唉,”云端情不自禁的叹气:“你真应该多吃点。”“好,”唯长风答应:“我回去多吃点。”云端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他真的当成个事答应了,顿时心里一乐:“明天吧,你帮我选暗卫,我请你吃饭。”“明天要安排一队新侍卫入宫。”“你要去吗?”“不去也可以。”“好。”云端觉得心里好受极了,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