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孔雀东南飞》孔雀东南飞多少字 别扭受 孔雀东南飞强攻

更新时间:2020-03-19 06:03:22

《孔雀东南飞》孔雀东南飞多少字 别扭受 孔雀东南飞强攻 已完结

《孔雀东南飞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双渎女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上官忆,王八蛋

《孔雀东南飞》为双渎女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这薄薄的秋被从他手里滑到了床上,滑到了忆寒身上。百里莫想把它撑得开一点,整个儿盖住忆寒,可是盖了身子露出了脚,盖了脚又露出了身子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这薄薄的秋被从他手里滑到了床上,滑到了忆寒身上。百里莫想把它撑得开一点,整个儿盖住忆寒,可是盖了身子露出了脚,盖了脚又露出了身子。什么被子?原来是半大小孩盖的。虽然心里明白是百里瑾在给他创造机会,嘴里还是忍不住骂了起来:“百里瑾这王八蛋!”

“王八蛋”还没骂完,帐篷外面就有了动静。“唷——?”一男声毫无顾忌地传了进来,“在骂我呢?好心当了驴肝肺,你就天天酒里哭去吧!”声音远去,人也走远了。

初冬的夜可不是闹着玩的。这不,百里莫坐在窗前守着上官忆寒,想就这么过一晚了。北风不知什么时候响起来了,似狼在吼。先是一匹狼,声音显得有些单调,接着,两匹狼,三匹狼,五匹狼,越来越多,最后,变成了一群狼在嘶吼,给这宁静的夜增添了一些肃杀之气。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气息。百里莫披上大衣,缩在小床边,可还是觉得冷极了。床上的被子和被子里的那个小人儿似乎正在向他招手:来呀,来呀,我这儿太暖和了。足够暖和吗?百里莫伸出大手去摸摸忆寒的小脚,冰冷彻骨!该死的上官瑾!他的心疼得想骂人。

许是冷极了,被窝里的忆寒睡得并不踏实:紧皱着眉头,整个人缩成了一团,又是一个“圆球”。那双小脚被百里莫握在手里,仿佛找到了温暖的源头,一个劲地往他怀里蹭。脚进去了,腿也进去了,百里莫张开自己胸前的外套把它们抱在怀里。呵呵,不能抱整个的人,抱双如玉小脚也是蛮好的!想到这儿,他顿时感觉不冷了,浑身说不出的舒畅,臭臭的脸和紧拧的眉都舒展开来。

北风越来越响,嘶吼得实在不像话了。帐篷的厚布门帘好几次都被吹开,冷风直直地往里灌。简直冻煞个人啦!

忽然,只听“哗啦啦!”一声巨响,似乎有顶帐篷被风吹跑了,接着响起了兵士们手忙脚乱在抢物品搬家的声音。床上的人儿“呼!”的一下坐了起来,“阿嚏!”紧接着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“贼人来啦!”受惊的忆寒首先想到的是上官府的灭门之祸,以为自己还在上官府,被贼人在围攻,整个人都往床外掉。

“是风,吹走了,帐篷。没,没事,乖乖,睡觉。”百里莫抱紧了那双小脚,牙齿冻得“咯咯咯”地响。

忆寒这才发现,床边的百里哥哥衣着单薄,在北风里被冻得整个人都在发抖。她的那双小脚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,留着些许温暖也是给她的了。她顾不得男女大防,丝毫没有想到这是于理不合的,没有把脚抽回来。“百里哥哥,你没被子吗?”忆寒觉得:要么这里冬天御寒的衣物紧张,要么这个百里将军存心在整他们,怎么能给他俩一条被子,还是那么薄的?

“士兵们,常常,有被冻死的,咱们,有条棉被,很不错的了。哥哥很疼我的。”百里莫断断续续地说道。

“被子你盖吧!我刚才睡过一觉,已经不冷了。”忆寒把薄被子往百里莫身上盖,“你睡床,昨晚你发病了,我还抢你的床睡,太不像话了。”说完,作势要把百里往床上拉。

“别,别,我动不了。”百里一急,整个人儿就往前倒,生生地压住了衣衫单薄的忆寒。

“哎哟!阿嚏!”屋漏偏遭连夜雨,忆寒以一个“狗啃屎”的姿势被压在了床上不算,冷风吹得她一个接一个地打着喷嚏。

真冷啊!刚从被窝里出来的忆寒感觉更冷了,她感觉整个人都似乎有被冻僵的迹象。噢,不!百里哥哥已经被冻僵了!看,整个人都无法动弹。这鬼天气,还让不让人活啊!忆寒沮丧得想哭。爹爹娘亲被贼人陷害后,她只哭了两次,现在状况越来越好了,竟然被冻得想哭了!呜呜呜……

她摸摸百里的额头,百里的手,冰一样的冷。这可咋办呢?她把整条被子都盖在了蜷缩着的百里身上,可是这叫啥被子呀?她小时候奶娘给她做的被子还要大些!准是那些个贪官污吏贪墨了银子,只给士兵发下这么一条小被子!等我找到了子墨哥哥,让他禀告丞相大人,一个个都要治你们的罪!

“阿嚏!”主帐里,百里瑾没由来地连着打了几个喷嚏。他看着暖烘烘的火堆,捧着暖烘烘的手炉,有些纳闷了:不对呀,明明很暖和的地头,我咋打喷嚏了呢?正掀起被子欲下床舒活舒活筋骨的他,猛然间,一拍额头恍然大悟。对呀,那条被子!哈哈哈……他想到了他儿子小时候的秋被被他拿去给帐篷里的“野鸳鸯”盖了,不知有冻僵么?还真是好奇心害死个猫了。他穿上外袍,再次悄悄地走到他兄弟的帐篷外。

“百里哥哥,你等等,我去叫你的将军哥哥来。”里面一个女的声音在哭泣着说。

“别,百里瑾并不好过,他自个儿都没被子盖。我,忍得住。”一个男声有气无力地说道。深谙内功的百里瑾可听出来了,这是内力十足装死的声音,心里早飞过了无数的乌鸦。兄弟,你哥哥这一招还行不?接下去,你可得要演好。说我没被子盖是小事,你们俩有被子盖就是大事啦!呵呵……

“那百里哥哥,你躺好,我帮你把被子盖紧。”女孩说。

“那你冷不冷?”男人关切地问道。

能不冷吗?狗屁!百里瑾真是为他的智商着急,竟然问出这么个白痴的问题。一条薄被子,两个人还推搡了大半夜,你们不睡觉我要睡觉的。百里瑾对于他兄弟的扭捏感到失望极了,一下子丧失了听壁角的兴趣,摇摇头走了。

屋内的男人眼睛一亮:还想听我的壁角,打哪儿来早早回哪儿去!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。可这微笑浮现在他似乎已经被冻僵了的脸上,显得很不和谐。看在上官忆寒的眼里就更不对劲了:“百里哥哥,哪儿不舒服吗?还冷不?”

唉,能不冷吗?听听外面的风声,越来越大,现在真是群狼乱吼了。“忆寒,你冷吗?”百里莫没回答她,竟反问道。

“冷啊,我们说说话就能熬到明天了。”忆寒给自己打气。

“我也冷,我不知道能不能熬到明天。如果我走了,你帮我把这四个手下带到云南,他们家里都有老母亲要赡养……”听到这厮像交代遗言一样,话语越来越无力了,忆寒真是心疼。她想到他们俩相遇的那刻,重逢的那刻,路上相互依靠的那刻,一切都是由眼前这位男人来照顾她,她才能逃出生天,来到这京城的郊外,真正是生身父母啊!比亲哥哥还要亲。“百里哥哥,你不要这么说,呜呜……”忆寒情不能自已,一把抱上了他,被子也滑到了俩人身上,“你不能走,我不允许你冻死,你要陪我找我的弟弟,呜呜……”百里无力地搂着忆寒,拼命地抱紧,再抱紧。他想:终于大功告成了。这下,真的可以睡觉了。“这样,暖和。”他喃喃地说。

第二天,阳光透过帐篷的缝隙,照在了小床上,暖暖的,仿佛昨晚的鬼哭狼嚎并没有出现过。小床上,挤了两个人,同盖了一条被子。男的仰面躺着,左手伸出,臂上枕了一个小脑袋,那脑袋的主人侧着身子,小手搭在了伙伴腰上,整张脸都恨不得钻进被窝里。两人睡得正香。好一幅春睡图!前护法惦记着他的主人是否“功德圆满”,悄悄溜了过来瞧稀奇。当他轻轻掀开帘子看到这幅情景时,头缩得比乌龟还快。看多了眼睛是要长针眼的。主人啊,兄弟们帮到这个份上,你可得争气些才行。晃晃脑袋,前护法走开了。

小脑袋在动了。

大脑袋的眼睛睁开又合拢。

“咦,我怎么睡在这儿?”她全身酸痛,想伸伸手臂蹬蹬腿,可是无法撑开来。整个人都被一双铁臂箍得紧紧,连脖子也是被圈起来的。除了小时候生病,跟奶娘一起睡后感觉这样累外,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她睁开眼,一瞪,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。昨晚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,真实极了,不似做梦。

热,热,热极了!她先把腿从被窝里拉出来,再把头从手臂上抬起来,最后,身子慢慢的,慢慢的抬走。

你不要醒来,不要醒来。她怕得闭上了眼。做贼似的,轻手轻脚,从床上下来了。还好,没人发现,床上的人也没有醒来。昨晚真是昏了头了,竟然跟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!还好,衣服是完整的,哥哥是好人。忆寒整理好身上的服装,走出了帐篷。她一走,床上的男人眼睛重又睁开了。那眼神蓄满了笑意,一种得逞的笑意。他把手枕在了头后,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帐篷,若有所思。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,衬得他白净的脸像度上了一层金边,整个脸庞都成了金色的了。他一动不动,就这样呆了。

左护法端着脸盆走进来:“主子,上官姑娘已经去用膳了,您也洗把脸过去吧!”

“我再躺会儿。”百里莫摸摸身边被子的余温,不舍地说。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今儿个进了城,忆寒就不是他的忆寒了。不知他的未婚夫是一个怎样的男子,会不会照顾好忆寒?我一定得替她把把关。忆寒的父母都不在了,亲弟弟还不懂事,深仇大恨会蒙蔽他们善良的心,回头我找手下把那贼子给灭了。对,找皇帝舅舅,他的那几个影卫闲得很,正好没事做,可以趁这个机会练练手脚。他想得很远很远,恨不得要把上官忆寒的所有事情都安排好。直至,一翠色姑娘走了进来。

恍惚间

《孔雀东南飞》 免费阅读章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