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至尊凰后:冷帝宠上天》特工至尊皇后 冰山攻 至尊凰后:冷帝宠上天免费阅读

更新时间:2020-04-04 12:07:16

《至尊凰后:冷帝宠上天》特工至尊皇后 冰山攻 至尊凰后:冷帝宠上天免费阅读 连载中

《至尊凰后:冷帝宠上天》

来源: 作者:夙长心 分类:穿越 主角:季幼卿,成王

《至尊凰后:冷帝宠上天》由网络作家夙长心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季幼卿,成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诛离对着季幼卿就是一通说教,季幼卿半个字也没有反驳,只是乖乖地听着。 这也就是他有这待遇了,要是换了别人在旁边叽叽喳喳,季幼卿早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诛离对着季幼卿就是一通说教,季幼卿半个字也没有反驳,只是乖乖地听着。

这也就是他有这待遇了,要是换了别人在旁边叽叽喳喳,季幼卿早就忍不住把他给扔出去了。

等诛离说够了,季幼卿才问:“师父,你气消了吗?说了这么长时间口渴吗?要不要我去给你倒杯茶!”

诛离:“……别跟我来这套,不好使,知道不?”

“师父,现在你愿意教我了吗?”

诛离看到季幼卿执拗的样子,突然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,跟她还真差不了多少。

“你为什么非要跟我学炼药呢?”

“因为我不甘心。”季幼卿一字一顿,“长安城里人人都说我季幼卿是废物,这辈子都无法修习任何的功法,可我偏偏就不信命。师父,你信命吗?”

她最后的一句话让诛离忍不住心颤,信命吗?当然是不信的。

有多少次午夜梦回他都在问为什么,为什么他全心全意对待的人,到头来却要背叛自己?

可是人生如果你只需要问为什么它就能给你答案,那还有什么意思呢?

“好,我可以教你。”诛离如是说,“但是季幼卿你听好了,我的门下容不得叛徒,他日你若生有二心,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。”

“这点师父大可放心,因为我自己也很讨厌背叛。”

诛离冷笑:“我不信任何人的话,想让我相信,那就拿出实际行动来吧。”

诛离的拜师仪式很简单,喝了季幼卿敬的一杯茶,就算是收了她这个徒弟了。

诛离问她:“我在检查你的身体的时候发现你体内的灵根似乎有些古怪。”

“是的,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。有好几次我明明已经感知到自己修炼出了一丝微弱的源气,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就不见了。”

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很久,她也翻阅过很多的书籍,可始终都百思不得其解。

诛离突然想到一个问题:“你体内的灵根是先天就是废的?”

季幼卿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,还是老实的回答:“反正从我懂事以来我就没有办法聚气,后来才知道我的灵根是废的。”

“刚刚我用源气探测你体内灵根的时候,它并不是没有反应。相反的,它好像还有意识的在吸取我的源气。”

这个认知让季幼卿有些激动:“师父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或许可以想想办法,看能不能把你的灵根再救回来。”

“师父真的可以吗?”如果真的能让她的灵根起死回生,那她就可以学习更多的功法了。

诛离看她那个高兴的样子,故意板着脸说:“我只是说试试而已,也并不是一定就能行,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。”

季幼卿弯了弯腰:“谢谢师父。”

“谢倒是不必,接着!”

诛离扔给了季幼卿一本书,“想要学炼药就得先把自己的基本功练扎实了,拿回去看吧,不懂的再来问我。我丑话说在前头,做我的弟子是非常辛苦的,我不会因为你是个姑娘就会对你放水的。”

季幼卿抱着书郑重地点头:“师父放心,我最不怕的就是吃苦了。”

人只有在背后努力,在人前的时候你才能看起来十分的得心应手,十分的轻松。

以前她也是赤着双脚在刀尖上行走的人,生死看淡,人活着就已经足够幸运了,吃点苦又算什么。

恩,对于季幼卿的这种态度,诛离还是满意的。至少不是什么娇气的姑娘,要真是那种人诛离估计也早把她扔出朝云峰了。

……

萧寒烟跑去找君无殇,君无殇连半个眼神都没有给她。

“无殇哥哥我回去想过了,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太过分了,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?”

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,君无殇的语气平淡如水:“那是你的事情。”

“可是你这些天不理我不就是因为这个吗?”萧寒烟想不明白,这么久以来君无殇从没有对任何女人假以辞色,为什么这次因为季幼卿的事情却对自己发了这么大的脾气。

她不肯承认君无殇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平平无奇的季幼卿,他们甚至都没有正式的见过面,何来的喜欢,真是笑话!

君无殇不想废话,只是说:“如果你说完了就出去吧。”

“无殇哥哥我都道歉了,你到底还想我怎么样?”

闻言阙影忍不住摇头,看来萧郡主根本就不明白这事情的严重性,无论如何季幼卿都是未来的离王妃,她这样做不是也等同于没有把主子放在眼里吗?

主子一向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事情,萧郡主怎么连这样浅显的道理都想不明白。

君无殇没有搭理她,萧寒烟只得失魂落魄的离开了。

她一路低着头,正巧撞上了君应寒,他笑着说:“看你这样子,又去君无殇那里碰软钉子了?”

萧寒烟没好气地说:“要你管!”

“我就不明白了,怎么说你也是堂堂的郡主。怎么老是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呢!”

“我乐意,用不着你操心!”

君应寒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细细打量着:“君无殇也真是的,这样的一个美人怎么舍得伤你的心呢。”

萧寒烟摆脱了他的钳制,冷冷地说:“成王殿下请自重!”

萧寒烟飞快地离开了,君应寒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。

他喜欢萧寒烟么?并不。

他只是喜欢抢君无殇的东西而已,但凡他喜欢和喜欢他的,君应寒都热衷于把它们统统抢过来。

他就是喜欢看君无殇孤苦无依的样子,可是他也忘记,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了。

君无殇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了。

“主子,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尤其是那个未来的离王妃,底细该查的已经查了,说实在的,也没什么特别之处。

君无殇放下手里的书卷,清冷开口:“静观其变。”

如果她真是父皇派过来的人,那么也就不怕她不露出马脚了。是狐狸就总有露尾巴的时候不是吗?

君无殇转动着手里的玉扳指,良久,他说:“我去一趟朝云峰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