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缚凤于渊》 精彩内容 缚凤于渊精彩试读

更新时间:2020-04-12 18:04:04

《缚凤于渊》  精彩内容 缚凤于渊精彩试读 已完结

《缚凤于渊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长风暖暖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颖荣,念平生

《缚凤于渊》为长风暖暖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在我同意了做长阳公主的替身后,宅子里明显开始动身去北颖。或许我救过三皇子的命,所以他们才没有直接绑了我做公主的替身。 我心内五味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在我同意了做长阳公主的替身后,宅子里明显开始动身去北颖。或许我救过三皇子的命,所以他们才没有直接绑了我做公主的替身。

我心内五味陈杂。有时望望偌大的宅子,有一种我为鱼肉的感觉。可如何不帮,是自己选择回了西关,回来了,想背靠大树好乘凉,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一日,三皇子在树下看书,长阳公主陪伴身侧。我路过前院,他招我过去。

我垂手侧立。树影斑驳,投在他们身上,明明灭灭。

三皇子本想开口,长阳公主却先开了口,“傅侍卫幸的为男子,三分像本宫,若是女子,则七分像本宫了。”

我眉眼未抬,“傅宸粗鄙之人,不及公主风华万千之一。”

的确是,她是天下第一美人,而我,不过是个雌雄未辨的村夫。

“那就麻烦傅侍卫了。”公主笑起时更美。

“不敢。”我举手作揖。

三皇子合起书,抬眼说道,“我知你是个恩怨分明之人,若有所求,尽管道出。”

我嘴角微扯,三皇子还是真上路子。而我回到西关,的确是想靠他寻家人。

我跪下伸手伏地,说道,“属下别无所求。只求殿下事成后帮我寻得家人,容我回去侍奉父母。”

我要的不过是田垄间与家人的欢声笑语,他们的要的天下我不懂,我也不想懂,想要得到的多,那付出的就更多。世上从来没有便宜的事,三皇子若再承我这一情,那定然会帮我寻家人,还我以自由,只是我这次却是以命相博。想想家人却也值得。

三皇子说道,“自然尽我所能。”

我再伏地,“谢殿下。”

三皇子示意我起身,我起身再垂手恭立。

长阳公主道,“自古孝门出忠臣。傅侍卫他日必是殿下的左膀右臂。”

我再作揖。心中想,左膀右臂乃东豫西勤,非我也。“傅宸资质鲁钝,自当尽力辅佐殿下。”

三皇子摆了摆手,便让我退下了。

我退至后院。好个央堇,以诺交换。这样我不得不做的周全,毫无退路。天下人知三皇子聪慧明理,却不知这三皇子把控人心也厉害的很。

正要往我的房间走去,只见念平生急急赶来,“我在后院寻你一圈,你怎么在这,快与我过来。”说着就拉我往前厢走去。

念平生把我拉到厢房内,关上门,只见屋内背身站着一位男子,看背影高大挺拔,宽肩窄腰,如墨长发梳着北颖男子的发饰。他听到响声,转过身来,见念平生,爽朗一笑。

这一笑如旭风扶林,春雪消融,好一位翩翩佳公子。

他转头向我,仔细看了我下,又笑了起来,对念平生说道,“果然很像。”

念平生道,“那是自然,若你再画几分,便一模一样了。”

他向我作揖,笑道,“想必这定是傅侍卫,在下颖荣。”说话清晰有力,琅琅如环佩之声。他笑的潇洒,说的洒脱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颖荣,我回礼,“颖公子好。”

念平生对他说道,“人你见到了,赶快想想法子,我这还有要事,我得去处理下。”

颖荣与念平生看起来关系特别好,朝他挥挥手,“快去,快去。”

念平生走后,颖荣又看了看我。他本身就生的俊美,我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他转身丢给我套衣服,“快换上。”然后抱胸等我。我拿着衣服,衣服华美的很,看来是长阳公主的衣服。

我走进里屋,把外衣和中衣脱下,换上长阳公主的锦绣长衣。我已多年没穿过女装,也不知穿的如何。

待我换完,我走出里屋。颖荣抱胸看着我,托腮打量着。他眼神明亮,直直盯着我看,生平第一次,我被男子看的有点不好意思,想往回走。

他一打响指,“知道了。”然后冲我招手,示意我走近一些,我有点迟疑迈不开步子。想想自己怎么扭捏起来了,就向他走去。

他托腮说道,“步子走小点。”

我想想平时长阳公主的样子,又回身重走,走慢了些。然后走到他面前。

颖荣垂手,上下打量了下。他点了点我胸前,这里平了点,我脸皮噌的一下就红了。

颖荣打趣道,“这脸一红像姑娘家了。”我不敢看他。心里默念,无妨,无妨。

“你那俩没用吗。”他用手在身前抓了抓,我想起衣服里两个圆形的软包,才想明白那是有何用的。我脸更红,一下回头向里走去。他在我身后笑的畅快。

由于常年习武,我本身长的就缓慢一些,让我戴那俩东西着实不太好意思。我把紧身衣脱下,穿上放在一边的女子内衣,自己摸了摸,把外衣拉松一些,这下应该有点起伏了吧。

我走出里屋,颖荣看着我说,“嗯这下像了。”他很喜欢笑,笑的让人如沐春风般。

我脸又一红,虽然我对自己是男是女并不是太在意,可在他面前却是莫名的心慌。

他拿出一双鞋,说道,“长阳可没你高。你穿上这双南临鞋。”

我看了看鞋,锦绣团簇,甚是精美。看鞋跟似加高了一寸。

“你别看它普通,其实另有玄机。”颖荣指着鞋,说话总带着笑意,让人心里舒服极了。我想想若是让三皇子他们看我换衣,我还不如撞墙得了。

他见我疑惑,便拉我坐下,“我给你把鞋穿上。”我连忙道,“不用了,不用。“谁知他一手已经握住我的脚踝。

我极少与人有如此多的身体接触,他这一握,我却一动不敢动。他的手顿了下,看看我。我有点被他看糊涂了,轻声问道,“怎么了。”

他回过神,说道,“没什么。”他放下鞋,又弯嘴笑了下,说,“那你自己穿吧。”

我弯腰把鞋穿上。这鞋果然另有玄机,看似加高了,其实里面是平底的。看来他们早就对我和长阳公主的不同做了周密的谋划。

我穿完鞋,颖荣指了指厢房里一张梳洗台台。我坐了过去。

刚才他握了下我的脚踝,让我有点忐忑,看了镜中自己的女子服装更是慌乱。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假扮长阳公主想的太简单了些。

我转头看了下站在我身后的颖荣,发现他也在看着我。

“你是女子吧。”他突然说。

我眼睛突的睁大,嘴唇抖抖不知道说什么。他走过来,打开随行的包裹。“你不要害怕,他们都不知道。我常年给人梳妆,所以刚才碰到你的脚踝就发现了。男子与女子的脚踝是有差别的。”他看了看镜中的我,“这样细看,你的确是女子面相。”

我站起身,扑通一下给颖荣跪下了。他想拉我起来,可又把手收了回去。

他看了看紧闭的房门。笑道,“你的胆子可真不小。我看书信里说你从军近五年,又救了三皇子,这救了三皇子固然有大功,可是这女子从军却是欺君之罪啊,恐怕三皇子也保不了你。”

我膝行到他脚边,伏身道,“我实在有难言之隐,望公子理解。”我虽伏地,可心里却起了杀心。这突然的变故让我措手不及。心里瞬时的念头却是杀了他。可杀了他之后呢。

没想到颖荣袖袍反转,盖住双手把我扶了起来,我收起眼中的杀意。他笑的温柔,说道,“别害怕,我想你定有难处。看你的长相,你至今时今日,也定不是你能做主的。”

我的长相,与那长阳公主相似,或许我到今日,三皇子早就谋划好了。

我眼眶泛红,作揖道,“谢公子。”我未曾想有朝一日被人发现身份,竟是他这般善良与随和。

颖荣笑如春山,“坐下吧。”他眨眨眼说道,“放心,我会替你保密的。”

我看着镜中的他,笑容真诚,眼神明亮,心中想道,北颖世子竟然如此至诚无瑕的君子。我素来喜欢直爽坦白之人,若交往自己不用耗心力,三皇子念平生他们,我真是能避开就避开。

我知他定不会揭穿我,不知为何,心里对他有了信任。

只见他拿出些小瓦罐,说道,“这安全出了北关,你就可以换回来了。我想,平生他们定然是遇到难题了,你也尽量帮帮他们吧。”

他说的和气,其实我不帮也得帮,我从京城又回到西关,已是脱身不得。

我看着镜中的他,没有说话。

他看看我,说道,“得罪了。”然后散开了我的长发。

他应该是要给我做与长阳公主一样的发誓,我抬眼看他,“你们是北颖之人,为何要帮三皇子呢?”这从头到尾,得利的只有三皇子而已。

如果北颖想控制央国,那选择天下皆传的庸碌三皇子,确是个好计策。可是亲近如念平生,并不是不知道三皇子他的能力,他的隐忍,他缜密的心思恐怕会让央国更强大。

颖荣与我编着女子的发饰,看了看我,“那傅侍卫觉得何为国。”我不说话。

“百姓为家,家为国。北颖已是强弩之弓,北颖帝老迈,只有一女,欲传位于长阳公主。可又怕央嘉势盛,所以想联姻西渠。这个实数下下策,即使是家父宣王,却也是摇头叹息。”

“六国纷乱多年,民不聊生。到了嘉帝,央国强盛。有吞五国之势。有能者得天下,然而有德者安天下。天下安,则百姓安。央国皇子中有能者如大皇子,有德者如二皇子,而平生他却看中了三皇子。”他笑了一下。

念平生对三皇子报以厚望,这个我知道。我想起了中黎国,说道,“世人皆道念大人为北颖收服了中黎国,却不知他这是要送给三皇子殿下。”中黎国富庶,三皇子若是要借北颖夺天下,那中黎国就不能归央国。

颖荣朝我一笑,“傅侍卫看的透彻。我多年前便知道平生的心思,他想拉我入局,可我天生是宣王府的败家子,风花雪月我行,这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