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我全家都是穿来的》全家穿越逃荒 男妃文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年上攻

更新时间:2020-08-06 06:03:33

《我全家都是穿来的》全家穿越逃荒 男妃文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年上攻 连载中

《我全家都是穿来的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YTT桃桃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宋茯苓,钱米寿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YTT桃桃原创小说《我全家都是穿来的》,主角是宋茯苓,钱米寿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几个面具中,宋茯苓最喜欢僵尸面具。 因为,花的钱多啊。 因为,最像真的啊。 那它长什么样呢? 面具上画的,像脸上沾了些血,为了起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几个面具中,宋茯苓最喜欢僵尸面具。

因为,花的钱多啊。

因为,最像真的啊。

那它长什么样呢?

面具上画的,像脸上沾了些血,为了起到逼真的重度腐烂效果,面具上还画了几只白胖的蛆虫在脸上贴着,两个又黑又亮的眼珠子没白眼仁,很粗很短的眉毛,下面配个大红唇。

其实大红唇里还有几颗大牙来着,宋福生从空间拿出来之前就觉得不妥,给牙掰下去了,要不然会更真实。

就是这么一个面具,钱米寿突如其来、不哼不哈、也没提前打个招呼,就瞅瞅马老太,瞅两眼完了说戴上就戴上了。

可想而知,马老太被这意外得吓成什么样。

她当即面色发白,瞪着眼睛、张大嘴巴,感觉舌头都不会动了,根本就说不出话。

以前老太太还一直以为,人被真吓到了,包括她自己几十年的经验都是先哎呀一声。

今时今刻才明白,不对,那说明还没吓大劲儿,吓大劲儿了是声卡在嗓子眼里,根本发不出来,舌头硬了。

所以啊,此时出现了最糟糕的状况,那就是:戴面具那小崽子,她是连瞅都不敢再瞅一眼了,可她想喊小孙女啊,管是帮她顺顺气还是倒口水呢,看一眼她,别她直接翻白眼过去了。

但问题来了,她说不出话,小孙女又按照她的指示,低头搓苞米搓的特别认真,真是该老实的时候不老实,该听话的时候不听话,压根就不知道她被钱米寿吓到了,人一直就没抬头。

戴着面具的钱米寿,此时倒是扭头看马老太了,且心里琢磨:嗯?宋奶奶怎么了?好像有点不对劲儿。不过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别吱声了,万一又找茬骂人呢。

小娃完全忘记了,在宋茯苓戴上这面具时,四个面具里他是最害怕这个的,差点给他吓尿了。

也正因为被吓得不轻,所以宋茯苓才把这面具送给他,这样他戴上了,他看不到自己,也就不害怕了。

马老太嗓子干干的,手哆嗦了得有半分钟之久,这才抄起一根玉米对着宋茯苓就扔了过去。

宋茯苓抬头,借着煤油灯一看,当即:“哎呀!”

然后麻溜扔了两个玉米棒子,给老太太顺心口窝:“奶,奶你怎么了。”

马老太心想:我这就是命大啊,要不然都再也听不见你问我这话。

宋茯苓发现奶奶只闭着眼睛,手却指着钱米寿的方向,她顺着一看:“你戴上之前怎么不打招呼,你看看给奶奶吓得!”

钱米寿:“嗯?”

宋茯苓也顾不上训小表弟了,赶紧把背的水壶从身上解下来,往保温壶瓶盖里倒水。

想着如果喝水也缓不过来,等一会儿怎么都缓不过来的话,她就把速效救心丸抠出两粒给老太太喂上。

马老太哆嗦着嘴凑到瓶盖处,第一下就给她烫了,烫的她嘴更哆嗦。

她都不知道孙女是从哪变出的开水,她也真想问问孙女:你小时候我就是这么喂你的?拿开水直接喂,你烫死我得了。

“对不起啊奶,我,我这就给你吹吹。”还没等吹呢,钱米寿把他的水囊递过来了。

老太太本能地瞅了一眼,再次捂住心口。

宋茯苓一边用水囊喂她奶喝水,一边说道:“摘下去,先摘了!”然后又劝老太太:

“奶,那是假的,我爹给我买的玩,图便宜买四个,都没画完才那样。再一个大城镇都戴那种样式,你别往不好的地方瞎琢磨,也别害怕。人书上说了,是萨满呢是哪啊,反正离咱挺近的一个地方,那地方人驱鬼专门戴它,你多看几眼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
马氏摇头,她习惯不了,咕哝道:“扔了。”

“奶,不能扔,你看看这蚊子把我咬的,一会儿我还得戴上呢,我给你也戴一个,脖子上再给你围个帘。你好了起来看看,我大伯他们走路都能被蚊子迷眼,怎么能把这么有用的东西给扔了呢。咱们现在穷家富路,需要把所有的东西利用起来,根本都不够用。”

说完,宋茯苓还伸手管钱米寿要来了面具,硬塞到她奶手里,抬脸问:“你摸摸,假的,你摸,是不是不吓人?”

马老太:“……”

半个时辰后,改马老太戴上僵尸面具,她和钱米寿是一样的理由,觉得这个太吓人,无法面对。

钱米寿变成小丑面具,宋茯苓是刷白脸的面具。

另外多出一个,打算一会儿过了这段不好走的路,就停下来取苞米去,因为搓完玉米粒了,顺便给姑母家赶车的表哥。

就在这时,宋茯苓的二伯母领着宋金宝来了。

“娘啊,让金宝上车吧,咱家金宝是真走不了了。”

二伯母朱氏心里想着:到时候就暗示老太太让宋茯苓下车。

一个小丫头片子,凭啥男娃娃都腿着走,她还像千金小姐似的坐那,大丫二丫脚磨出血泡了不也得照走,而且还没有一双好鞋,最起码胖丫有好鞋。

但是她不能直说,该得罪三弟一家了,这得罪的人的事啊,得老太太干,三弟一家不记仇。

另外,还有那个什么钱米寿,老太太要是习惯性偏疼三弟偏疼胖丫,那必须得下车一个,指定就会冲钱家那小崽子发邪火。

“娘啊?娘,你看咱家金宝这脚,都要走烂了,”边说边掀开车帘子。

朱氏万万也没有想到,里面坐着三个鬼,嗝一声就软倒在车旁,差点被轮子辗到。

队伍登时乱了。

钱佩英解开水囊就浇在朱氏脸上,得让她清醒啊。

宋福生也趁机和家人说了一遍,别害怕,这是四个面具,这面具当初是怎么怎么地。他都要烦透了,以后都胆子大点,也别再问了,害怕就别瞅。

然而面具的事并没有过去,因为宋福生的大伯一家赶着牛车追上来了。

大伯母拽着宋福生说,她家牛车拉口粮和家伙什,再加上你大伯,实在是拉不了孙子们,你家三台骡子车,让娃们上车,行行好。

宋福生指着自家说:“我家娃们也没上车。”

大伯母一边掉泪一边道:“可怜你大伯前两天崴了脚,下晌出来望你,都得靠你大哥扶着走,那我只能让你大伯下来走了。”

嘿,威胁人哈。

宋福生眯眼,还没等甩出几句气气人呐,坐在骡子车里的马老太语气轻快道:“三儿啊,是你伯娘吗?快让她过来,和我说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