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》本反派要改邪归正 总受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清水文

更新时间:2020-08-08 12:10:49

《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》本反派要改邪归正 总受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清水文 连载中

《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明月出云间 分类:婚恋 主角:殷山,许寒泽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》的小说,是作者明月出云间创作的婚恋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许寒泽心想,经过方才的战斗,王集心中应该明白他不是自己的对手,于是他故意拿一剑山其他的伤势严重的弟子,做筏子,也同样是一种变相的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许寒泽心想,经过方才的战斗,王集心中应该明白他不是自己的对手,于是他故意拿一剑山其他的伤势严重的弟子,做筏子,也同样是一种变相的要求。

意思是,只要王集妥协一下,双方都会得到满意的结果。

谁曾想,对面沉默了一刻钟左右,在许寒泽即将不耐烦的时候,才冷冷的传来了一声铿锵有力的回话。

“不如何!”

不待许寒泽发怒,对面王集等人身后的岩石壁,笼罩着王集和一剑山其他弟子的那片地方,猛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蓝白色荧光,刺得人瞬间睁不开眼。

心知其中有诈,许寒泽立刻高声呼喝道:

“抓住他们!快!”

然而,为时已晚。

等一众殷山许氏弟子,包括许寒泽本人冲到岩石壁前时,那里早就没有了王集等一群一剑山弟子的踪迹。

许寒泽几乎是立即就反应过来了,这里很有可能就是一剑山王氏禁地,那个藏冷心琴的地方。

一想到王集很有可能带着一剑山王氏的其他弟子,先一步拿到冷心琴,到时候凭借冷心琴对殷山许氏火系功法的克制,情况绝对不会如先前那般好处理。

更甚至,冷心琴的真实威力还无人可知,是否会有更大的压制和影响。。。

联想到半天前收到的,跟自己报喜讯息一同回来的,父亲许天晴的讯息中,有关于小弟许寒思,为了觉醒血脉差点成为废人的事情。

许寒泽几乎能够从父亲许天晴那故意遮掩而简练的言语中,推测出当时情况的凶险。

一想到从前无忧无虑,只知道骄纵霸道、蛮横独断的小弟,现在居然也能能够忍受全身经脉险些尽毁的痛楚。

看似没心没肺、纨绔非常的小少年心中,该负担着多少对殷山许氏的担忧和责任。

对于许寒思的这种改变,许寒泽心中复杂难辨,既欣喜于小弟长大了,又疼心于小弟不得不长大,更希望自家小弟能够不必要承担和忧心这些事情,只做以前鲜衣怒马、无忧无虑的少年郎。

许寒泽也知道,当前殷山许氏的困境,已经是刻不容缓,所有的改变都势在必行,无论是对事还是对人。

可他心中仍然恨恨不得纾解,一想到自己如果失败,可能带给殷山许氏的危机,可能带给小弟父亲的重压,许寒泽只能狠狠的击打向那严丝合缝的、该死的岩石壁。

没有运转任何灵力的拳头,击打在凸起的岩石壁上,却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利器入肉的响声,一股股潺潺的鲜血顺着岩石壁上凹凸不平的瘢痕,淅淅沥沥的流淌而下,染红了一道岩石壁,如同一条鲜红的丝带附着其上。

许寒泽身侧其他殷山许氏弟子,见着自家大公子直接用肉身攻击岩石壁的疯魔样子,一个个心中惴惴不安,却又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许寒泽才控制住了自己暴怒、懊恼、愤恨、担忧、揪心等等一系列喷涌而出的情绪,只是声音中还是不由自主的透露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冷冽。

“给我搜!所有人不眠不休的搜!找不到进去的机关和办法,就算是累死也不准停下!!!”

殷山许氏的众弟子闻言,齐齐耸立,站直了身体,高声回应:

“是!”

而另一边,许寒思带领的一行人,才堪堪离开了殷山许氏的势力范围。

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休息整顿了一天半之后,便马不停蹄的朝着水天泽边界,最繁华的第一大城——云水城,快速行进。

云水城顾名思义,自然是有云又有水汇聚而成的一座大城。

不同于水天泽晓氏家族,本家所在地——水天泽,的天水一线,高屋建棱与水光倒影交相辉映,遍地波光与无色天光彼此成存。

位于广大水天泽遥远边界处,被水天泽晓氏偏支掌控的云水城,更多的是云岚叠嶂、薄雾蒙蒙,小桥流水与两岸船只、杨柳、来往船商,既风貌矛盾又自成特色。

不像水天泽的悠游自在,和只有晓氏弟子居住其中犹如水天田园般的静谧,便于修炼水系功法不受外界感染。

云水城一年四季总是热闹的,来来往往的人群,花红柳绿的颜色,熙熙攘攘的人声,此起彼伏的吆喝和叫卖,让云水城称为一座交通、经济、人文都十分发达的地方。

被称为东南第一城,有着‘云影水相逢’的美誉。

这其中云只的就是云水城特有的晨起和夜间都雾蒙蒙的状态,这跟水天泽的水温、云水城的地理位置,和昼夜温差导致的气候变化相关。

特殊的地理位置,导致在水天泽边界的云水城,四季如春,温度比在中心的水天泽还要高一些,昼夜的温差形成蒙蒙水雾,晨起和日落时笼罩在云水城上,远远看去如同笼罩在云雾中一样。

而这影,既指在云雾蒙蒙中的人影,也只隐隐错错的水中倒影,云、水、影三者相逢,形成了云水城独特的美丽风景。

而云影水相逢,也就成为了云水城的特指。更甚至,云水城借此还衍生出了许多的副产品,比如酒水、布匹、棱角等等。

这其中云影酒,就因为如雾似水的特色,淡薄温润的口感,闻名整个修真界。

上辈子许寒思也路途经过云水城,可惜当时他先攻打的离山常氏,从常离恨口中得知他们所有人都没事,被魏长生救了之后,心中更是愤恨难平。

对于庇佑魏长生的水天泽晓氏,和水天泽晓氏旗下的云水城,更加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。即使路过,也是直匆匆的奔着水天泽,一心教训魏长生和晓云等晓氏一家子去了。

可这一回许寒思倒是不急了,上辈子他其实不止一次到过云水城,第一次是因为急冲冲赶去收拾人错过了,后面的二、三、四次却是因为逃避追杀,各种躲藏,根本没有去品尝和享受的机会。

于是这次许寒思带着殷山许氏的大部队,浩浩荡荡、明目张胆的赶到了云水城之后,许寒思突然就不急了,一副赶路累坏了,需要好好休息的样子。

一大群人在云水城大张旗鼓的停顿了下来,殷山许氏的其他弟子以及客卿长老,都以为会像上次一样,只是稍作休整,不会耽搁多长时间。

对于许寒思明目张胆、大张旗鼓的行为,他们作为仙门第一家族殷山许氏的弟子和客卿长老,其实出门都有些高高在上的心理,即使最开始不是这样,多年共事之后,行事习惯上也难免有些相似之处。

因此反而没人觉得许寒思的行为方式有什么不对之处,即使少数比较谨慎的人认为不妥,考虑到耽搁时间不长,也不会主动去招惹许寒思这个殷山许氏众所周知的小霸王。

然而令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回一停顿,竟是整整‘休整’了七天。

明明水天泽就在眼前了,许寒思竟然仿佛就在云水城安营扎寨了似的,丝毫没有再度启程的意思。

如果许寒思是有什么计划谋算之类的,每天都有自己的要事要做也就算了。

可许寒思的‘要事’就是,每天带着一帮殷山许氏名不见经传的小弟子,在今天逛这个酒楼,明天逛那个酒楼。

仅仅七天时间,许寒思和他带的那帮小弟子就几乎把云水城所有的酒楼都逛了一遍。他们也不干别的,一进去酒楼,就只点完酒楼里所有,云水城最出名的云影酒。

然后只喝上那么一两杯品尝,味道好的就带回自己住的酒店接着喝,味道不好的,就只喝这一两杯,剩下的不论是扔掉、砸掉,还是送人,反正是一坛云影酒都不给酒店的商家留下。

说他闹事吧,该给的银子,他许寒思是一个铜板都不会少人家的。说他不闹事吧,经过许寒思这么一番折腾,没两天云水城大部分的酒家就没有云影酒卖了。

对于云水城本地人还好,他们自己经常喝,多多少少家里有存货,即使没有,忍个一两天的也不碍事,不过是以后再买来喝就是了。

对于那些外地的船商、游客和途径云水城的想要尝尝鲜的修士,就十分的不友好了。

他们大多数都不会在云水城长久的停留,想要品尝云影酒,修者来去速度快,倒也可以下次再来,普通人就不知道下一次会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。

一时间云水城内来往游人怨声载道,跟许寒思前后脚到达云水城的人还好,至少头两天还是能卖到云影酒的,即使三天左右来的,小酒店没得卖了,一些大型酒店还是有些库存。

在许寒思之后三天才到云水城的就惨了,除非是跟酒店老板血亲一样的关系的,不然无论大小酒店,你都别想尝到云影酒!

而且许寒思仿佛故意似的,他好像知道哪个酒店还有云影酒的存货,头几天还大小酒店都光顾一下,之后就只去那些有存货的酒家,把人家的云影酒不买个干净不罢休。

众人知道这是仙门第一世家殷山许氏的小公子,谁也不敢不卖酒给他,等到第七天的时候,就是云水城最老字号的酒楼,云影楼,都是一滴存货不剩。

这下子,许寒思是个毫不讲理的小霸王的事情,就连在距离殷山千百里的云水城,也成了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