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云深梦长君不知》云深梦长君不知最新章节 第17章 心尖上的人 云深梦长君不知kuso

《云深梦长君不知》云深梦长君不知最新章节 第17章 心尖上的人 云深梦长君不知kuso

发布时间:2021-02-07 15:02:40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一念情久 状态:已完结

完结小说《云深梦长君不知》是一念情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深,银铃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没有人知道,这么多年,云深于他君知萧,是一种什么

《云深梦长君不知》 免费试读


没有人知道,这么多年,云深于他君知萧,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?

他一生之欢,是隐在心尖上的少女云深,只属于他的云深。

云深没有了踪影,君知萧站在路灯下,烦躁的扯着领带,心就像被掏空了一般,疼得厉害。

车里面的气氛很是沉闷,纪琳琅的电话又打进来了,君知萧仿佛没看见一般,启动车子,消失在那车流不息之间。

跑马场的灯光如同白昼,映照得那片草地都微微发光,君知萧乐勒马狂奔了好几圈,才停了下来。

本来就白皙的轮廓,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清透,那下颌的线条,却让人感到坚硬,君知萧就是有一种儒雅的阴沉和强硬。

“萧,接着。”斜躺在休息室里的董祺端把矿泉水丢过去给君知萧,有大咧咧地叫了起来:“我就搞不懂你们这些人,三更半夜地跑到这里来赛马,还不如去帝宫喝两杯呢。”

董祺端生得比较粗线条,不过颇有一股子男人粗犷的美感,别看他性格大剌剌的,但是在做生意上,一点也未曾马虎过,不然这些年,他的生意怎么这么火?

君知萧拧开瓶盖,喝了一口水,并不答话,俊雅的脸毫无波澜,眯着眼睛看着还在跑马场上策马狂奔的那人,看起来,那人今天是受了什么气了,正在泄火呢。

“这确实有些诡异啊,萧,给兄弟说说,你和纪大少爷今个是闹哪样?大半夜地跑来跑马场这么不要命地策马,我们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心惊胆战呢。”孙远也凑了过来,八卦的意味浓重。

休息区的灯光不比外面的亮,加上君知萧就坐在角落的暗光里,那阴影在他的脸上打下了深深的影子,看不清楚他的神色。

他并不理会孙远,还是一言不发地看着跑马场上那人。

董祺端看见这君知萧这么讳莫如深,很是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烦闷地开口:“我看你们都中邪了,你们去问问,有谁和我们这样的,大半夜跑来赛马的?我今天被我家的那位给闹得头疼,想要喝两杯,这里又没酒喝。”他显得烦躁不已。

没有人看见,君知萧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不定,眼底森寒的光,强烈后又隐去,幸好他隐在暗光里,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“怎么,你弟果真是要修心养性,一定要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?那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情不悔了?”孙远就天生的八卦,一个好端端的世家公子,却好这口,他挑了挑好看的眉头,笑得促狭。

这群发小打小一起长大,父母多半是世交,每一个人不都是家世显赫,但是,这里面就属纪家最为雄厚,纪家老爷子从军部退休后还是威风凛凛,再加上纪柏然的父亲很快地上位,在军部那可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一把手。

七年前,君知萧突然从一个被云家收养的孩子,变成了呼风唤雨的商场异军突起,而正值事业兴盛的纪柏然却放弃了国内的一切,跑去了威尼斯,只为了一个女人。

就算是这样,纪柏然想要去哪里,基本都是横着走的,人人谁不把他当祖宗来哄着?

云深梦长君不知

作者:一念情久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云深梦长君不知》是一念情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深,银铃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没有人知道,这么多年,云深于他君知萧,是一种什么

小说详情